刘永明——大漠戈壁筑路先锋



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时间:2018-09-21





  ——记中国交建京新高速临白三标总承包管理部党工委书记、总经理刘永明

大漠丰碑-京新高速公路临白三标项目立交桥


  刘永明率领一支万余人的筑路大军,在无路、无水、无电、无通讯信号、无人烟、无救援条件的区域挑战诸多“不可能”,在沉寂了几千年的荒漠戈壁中,开凿一条亚洲最大、世界上穿越沙漠最长的高速公路,执着地穿越近200公里的无人区,将北京与新疆之间的距离拉近了1300多公里,把古今丝绸之路顺畅联起。刘永明牵头创新并成功实施“集中管理法”,创造了具有中交建特点的“京新速度”,为我国大型基础设施建设贡献了新的管理模式。


  刘永明率领13000多名建设者、5000余台(套)机械设备,进驻沉寂千年的荒漠戈壁,在无路、无水、无电、无通讯信号、无人烟、无救援条件的区域建设高等级的高速公路。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交建)的建设者历经400多个日日夜夜的艰辛奋战,创造了沙漠中建设高速公路开工线路最长、建设等级最高、建设速度最快的新业绩,创造了具有中交建特点的“京新速度”。目前,一条亚洲最大、世界上穿越戈壁沙漠最长的高速公路像一条壮丽的飘带镶嵌在中国的西部,使北京到新疆的公路运输距离缩短了1300公里,为“一带一路”战略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


  苍茫大漠的“拓荒者”


  刘永明结合央企大型项目特点,创新实施“集中管理”,在京新高速临白三标项目中实现了“整体成本最低,综合效益最大”的目标。项目段共架设桥梁63座、修建涵洞及通道382道,机电、交安、绿化工程357.84公里;房建工程14处,建成服务区、停车区、养护工区、治超站、检测站、动物通道等设施,为促进西部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付出了努力,也为大型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管理贡献了新的模式。


  刘永明曾赋诗《红柳赞》,表达建设者的乐观精神与奋斗情怀植身大漠伴胡杨,枝叶柔弱根坚强。千娇百媚随风舞,盛夏怒放花海洋。

中国交建京新高速临白三标项目总承包管理部党工委书记、总经理 刘永明 张宝玉摄


  在大漠筑路,连接并深厚了筑路人和少数民族群众的深厚情义。在沙漠戈壁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蒙古族牧民,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赛汗陶来苏木孟克图嘎查党支部原书记根登难掩兴奋地说:“这条路通车后,最大的变化是旅游的人多了,来收购农产品和畜牧产品的人多了,农畜产品的价格随之提高了,我们这里农牧民的人均收入增加不少,哈密瓜和山羊绒收购价格都提高了,运输方便了,损耗也小了,办了一件大好事,我们打心眼里感谢建设者,刘永明他们真的了不起”。


  牧民心目中“了不起”的人就是中国交建的建设者。刘永明作为京新高速临白三标项目党工委书记、总经理。在极其严酷的自然环境和高难技术挑战中,如何带领建设者克服重重艰难险阻,开创建设新局面?又是怎样攻克无人区极限,创造了中国道路交通建设史上的这项新奇迹?记者几赴大漠,一探究竟。

起爆


  历史深处的“闯入者”


  2015年1月初,当刘永明接到中国交建的一纸任命和中标通知书,准备奔赴地处北疆额济纳旗的那一刻,这次西行历程就注定将在中国道路交通建设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初来乍到,迎接他的是苍茫戈壁沙漠,零下几十度的严寒和肆虐的狂风,就连他未来的工作地点也要凭借地图和向导才能确定。


  这里无路、无水、无电、无信号、无人烟,全年干旱少雨,沙尘暴天气频频光顾,夏季最高气温达42.5℃,地面温度高达60℃,冬季最低气温-36℃,年有效施工期仅5个多月,而他们担负的357.84公里的施工线路,途经达来呼布、赛汉陶来、三个井至白疙瘩,穿越200多公里无人区,部分风积沙路段和复杂地形地貌脆弱的生态环境,还有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工作要求无一不在考验着筑路大军。


  秉承中国交建“固基修道,履方致远”的情怀和使命,刘永明和他的团队勇毅前行,开创这段新的里程。条件艰苦,人源多样,稳定队伍是件大事,刘永明和项目分部通过思想引导和生活的保障与改善使人心稳定,使得这项艰苦的创造如期开始。建设者们顶风沙,耐严寒,在荒漠戈壁勘测绘图;想方设法打通数百公里的施工便道,挺进大漠;就地挖“地窝子”宿营;架起彩钢板房,在大漠旷野安营扎寨;自备发电,为荒原带来科技文明之光;大家经历了要到200多公里外取水,发放福利首选饮用水,一盆水经过多人重复利用还舍不得倒掉的难忘经历。刘永明为大漠筑路倾注了超常智慧、心血与超强度的努力。

大漠风积沙填方施工

  “集中管理”的探索者


  在京新高速临白三标项目建设中,“集中管理”是总抓手和关键一招。没有经验可循,没有模式可鉴,刘永明选择了一项极富挑战,风险极大的创造。他主导制定了“集中管理”办法,迅速组建了5个管理部门、7个管理中心、10个项目分部,推行扁平化管理。同时开发运用“互联网+生产经营管理”的主业务平台,完成“进度、质量、安全、环保、成本、计量”等系列管理模块,推进信息化与各类业务的深度融合,提升运行效率和管理水平。“集中管理”加强了整体工作的计划、组织、实施,形成一个优势联合体集中发力。通过统一管理、统一协调、统一对外,保证了工程项目各方面的均衡运行。相应设立的合同管理、成本管理、招标采购管理、资金税务管理、技术管理、安全质量管理、综合协调管理等七大“管理中心”,由总部与分部派驻人员共同组成,通过管理中心的整合优势,提升了执行力和办事效率,最终确保了“整体成本最低,综合效益最大”目标的实现。临白三标项目先后获得交通运输部、国家黄河管委会、内蒙古自治区交通运输厅、京新高速公路临白项目建设管理办公室、中国交建等方面的诸多好评和媒体的赞誉。刘永明带头探索成功的“集中管理”办法也已在中国交建系统内全面推广。

戈壁深处沥青路面施工

  “绿色京新”的培育者


  “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珍惜大漠戈壁的一草一木”。刘永明对一批批进驻大漠的建设者提出了这样的要求,确立了绿色环保工程、绿色工地的目标,并且从始至终,严格实施,成为建成“绿色京新”的法宝。项目分部坚持合理利用自然资源,尽量减少占用土地和破坏当地植被;快速处理施工和生活垃圾;减少扬尘;设计建设野生动物迁徙通道和饮水点;种植胡杨、红柳、白腊、花棒、紫丁香、梭梭等防沙植物;在顺应自然地形地貌的基础上,保持戈壁原生态,改善戈壁公路的自然景观,兼顾公路发展和自然环境相协调等一系列措施,取得环境保护与生态建设并重的良好效益。建设者为额济纳旗修建城市道路,为苏木、嘎查和牧民修建乡村路、疏导罐区、救助贫困牧民的善举已成佳话。


  “来自全国各地的自驾游游客成倍增长,旅游收入也翻了几番。北疆边城和内地的经济、信息、物资交流都通了,这对额济纳旗发展的深远意义,怎样评价都不为过”。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一名副旗长如是说。他的感知与中国交建“交融天下,建者无疆”的文化理念相契合。

  路桥人生的创造者


  刘永明在中国交建从事路桥建设近四十年,筑路架桥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他也历经各种考验,成为“又红又专”的管理者和技术通。从我国最早的高速公路-京石高速到新时代建成世界上穿越沙漠最长的京新高速,刘永明参与并见证了我国道路交通建设的黄金期。路在脚下延伸,路桥人生也在跃上新的高峰,由他领军参与的工程项目先后获得中国建筑工程鲁班奖、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奖、交通部公路工程优质工程一等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等荣誉。在京新高速临白三标项目建设中,他的这些经验和优势得以创造性地发挥。


  京新高速公路,构筑了一条从祖国北部进入新疆最快最便捷的大通道,开辟了从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到天津港北部沿边最快捷的出海通道,是天津港至荷兰鹿特丹最快捷的亚欧大陆桥,成为通往欧洲的最短路程。为“一带一路”战略和西部大开发做出了新的贡献,也为我国大型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管理贡献了新的模式。


世界穿越沙漠戈壁最长的高速公路-京新高速公路临白三标项目风积沙路段

  刘永明是名副其实的大漠戈壁开路先锋。聊起将来的愿望,他说:“想到自己修过的路上走一走”。这位平凡又可敬的中国交建筑路人一直在路上,坚定再出发。(文/褚多锋  图张宝玉)


  




上一篇:大漠史诗惊天地——京新高速公路中交集团临白三标段建设风云录

下一篇:大漠戈壁筑丰碑——京新高速公路临白段三标建设纪实